和平感染

一枝开花的树枝同它邻近的丫枝说:这是沉闷而空虚的一天。那邻近的丫枝答道:这日子确实是空虚而又沉闷。此刻有一只麻雀躲到一枝丫枝上来了,接着又有一只躲到邻近的一枝上。有一只麻雀叽叽喳喳地说:我的伴侣离开我了。另一只麻雀大声叫道:我的伴侣也走了,她不会回来了。我才不在乎哩!这两只麻雀开始啁啾对话和互相对骂,不久它们就打起架来,在空中发出刺耳的声音。突然,又有两只麻雀从天空中滑翔而下,它们悄地坐在这两只不安分的麻雀身旁。于是就有了安宁,有了和平。这四只麻雀成双捉对地一起飞走了。于是开花树枝对它邻近丫枝说:那是声音的一番大转折。邻近的丫枝答道:你愿意管它叫什么就叫它什么吧,如今倒是和平而又宽敞了。在我看来,如果在上空的和平相处,那末,住在下界的就也会和平相处了。你可愿意在风中摇曳得稍稍靠拢我一点儿吗?

开花的树枝说:啊,为了和平的缘故,在春天逝去之前,也许可能的吧。于是它乘着强劲的春风正摇曳它自身,便拥抱那邻近的丫枝。
相关推荐 RECOMMEN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