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河

在大河奔流的卡迪沙流域,两条小溪相会交谈。一条小溪说:我的朋友,你怎么流过来的。你流过的途径如何?另一条小溪答道:我的途径是最难走的了。磨坊的水轮坏了,经常把我从渠道里引导到他的农作物那儿去的农民死了。我排除着人们的污秽,挣扎着流将下来;那些人啥也不干,只是懒洋洋地晒太阳。不过,我的兄弟,你流过的途径又如何呢?第一条小溪答道:我的途径截然不同。我从山上芬芳花卉和腼腆杨柳之间流将下来,男男女女用银杯喝水,小孩儿们用玫瑰红的小脚在溪边戏水,我的周围都是欢笑声,还有甜蜜的歌声,你的途径竟那末不愉快,真是遗憾。这时候,大河用洪亮的声音说道:流进来吧,流进来吧,咱们要奔流到海里。流进来吧,流进来吧,别多言多语了。现在跟我合流吧。咱们要奔流到海里。流进来吧,流进来吧,因为你们一进人我的河床,就会把你们的流浪忘掉了,不论它是苦是乐。流进来吧,流进来吧。一旦咱们到达咱们的母亲大海的心里,你们和我就会把咱们流过的途径都忘掉了。

相关推荐 RECOMMEND